第十三章
作者:左晴雯      更新:2024-02-12 16:03      字数:7498
  自从楼慕羽飞走之后,范修罗对方芷云的攻势真是滴孔不漏,呈现白热化。
  方芷云被他追得走投无路,破口大骂:「你干麻这么死皮赖脸,我已经和慕羽订婚了,你还想怎样?」
  「你和慕羽的婚约不算数,你是我老婆,慕羽有茱莉亚,所以还是咱们两个最登对。」范修罗把只有在「狂党」或「风谷」同伴前才会显露的死赖皮招术也祭出来了,搞得方芷云几乎无力招架。
  「我一点都不爱你,你到底要我说几遍!」
  「你骗人,我已经知道你是爱我的!」
  「你少往脸上贴金,谁爱你了?」
  「就是你!」
  「笑话!」
  「我证明给你看!」
  他冷不防将她搂进怀中,霸王硬上弓的封住她的小嘴,吻得她透不过气来,几乎瘫软在他臂弯中。
  范修罗吻到心满意足,气喘咻咻才松口,激动的直道:「你是爱我的,你依然是爱我的,是不是,你的吻是这么告诉我的。」
  「你——可恶——」她知道自己如此虚弱的此刻,掴他绝对没有力道可言,因此改用「猫爪功」,出其不意的在他左颊抓出五道红色的痕迹。
  「擙——」范修罗痛得伸手去模受创的脸颊,她则趁机推倒他,狼狈不堪的落荒而逃。「芷云,你等等我!」范修罗马上追上。
  方芷云却抢先一步招了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
  范修罗更加自信满满,芷云还是爱我的,她爱我,万岁!
  坐在出租车里的方芷云则难过得当场落泪,自责不已。
  我为什么不拒绝他,为什么,我已经答应慕羽的求婚,怎么可以再为那个可恶的男人动情,我应该很他,好恨他的呀!
  其实她早就知道自己真正的心意,但是她就是不肯轻易原谅范修罗,更不愿伤害楼慕羽,所以只好把自己逼入更矛盾痛苦的深渊,夜夜流泪到天明。
  在范修罗对方芷云展开热恋大追击时,「燃烧的天堂」那支广告问世了,就如同往常一样,片子一曝光便造成大轰动,尤其是方芷云从燃烧的天堂纵身而下,幻化成烈焰女神那一幕,更是最为人津津乐道的焦点,「神秘女郎」和超级制作人范修罗也再度成为热门话题。然而,有光往往就有影,有白天就会有黑夜。
  正当范修罗和方芷云沐浴在光辉灿烂下,大玩爱情追逐战的同时,一股致命的危机也悄悄的袭向他们……这天,范修罗一整天都心绪不宁,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经常出状况,这对敬业的他是非常罕见的情况。
  难道芷云又和他玩不告而别的把戏了?这么一想他就更坐立难安。
  一到方芷云下课时间,他就火箭似的冲到校门口等她——他之所以没有在她上课期间打电话去蚤扰她,是因为他知道芷云和他一样敬业,所以他尊重她的教书时间。
  结果等了半天才知道她从中午出去买教材就没有回来过,连打电话回学校请假都没有,由于她平时表现得非常优秀,从不迟到早退,有事一定会请假,所以,校方认定她必定是因为临时有急事,又不方便打电话回学校,打算等她明天来学校再问她就好。
  但是范修罗愈想愈不对,眼皮猛跳个不停,马不停蹄的打电话问方品睿、问方家夫妇、问张妈、问他的老爸老妈和修平,反正能问的人他都问了,就是没有芷云的讯息,大伙儿都以为他们两个在一起呢!
  他又跑到楼慕羽家,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破窗而入,依然没有佳人芳踪。
  这绝不是她刻意在躲他这么单纯!范修罗多年的「特殊保镖」直觉告诉自己。
  果不期然,当天深夜,他终于在自己家中的传真机上发现线索,一张国际传真,上面用英文写着:想要你的爱妻平安,中原标准时间十一月二十五日晚上八点到阿拉伯海上的库里亚穆里亚群岛附近海域一会,届时我会自动和你联络,逾时不候,只是你的爱妻将会成为阿拉伯巨富们的玩物!
  知名不具「该死!果然是那个「王八乌龟蛋」搞的鬼!」范修罗气得直跺脚。
  他早听说那个该死一万次的王巴副董是个国际人口贩卖组织的负责人之一,利用职务之便,不知骗了多少无知的少女,把她们卖给阿拉伯富商当玩物,从中捞了不少缺德钱,没想到是真的。
  最可恶的是,他竟敢犯到他头上,抢走他至爱的芷云!上回在摄影棚的帐他都还没向他讨回来,那个浑蛋竟敢造次!
  走着瞧!我一定会让你为你的蠢行,付出毕生难忘的惨痛代价的!
  范修罗眼中闪烁着足以吓死阎罗王的恐怖光芒——看来段叔说的大难应该就是指这个:恐有生命安全之虞?他轻笑两声。如果会失去芷云,再多几条命对现在的他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所以他拚死也要救出他心爱的老婆芷云!
  十一月二十五日,也就是后天,他必须立刻展开行动才成。
  在展开全面行动之前,他打了电话给方品睿和张妈,告诉他们他已知道芷云在那儿,她果然又和他玩捉迷藏的游戏,只是这次玩得比较过火,他一定会把她带回来。
  这么做是为了不让他们担心,他讨厌让周遭的亲人为自己牵肠挂肚。
  然后,他便展开全面行动——第一步就是:召集「狂党」同伴!
  ***
  「狂党」五人在「风谷」,利用无与匹敌,存有堪称世界上最完整、最详实、最精确的各类情报的超大型计算机数据库,获取有关那个劫走方芷云的国际人口贩卖组织的详尽资料,并召开临时高夆会议,拟好以范修罗为主导的营救计划后,他们便离开风谷,来到「实验狂」胥维平位于瑞士的私人「秘密实验室」所在地的大型仓库。
  仓库里停放了一架改装过,具有战斗功能的高性能直升机,除了直升机外,五个人还带走了各式各样稀奇古怪,又适合自己长才的武器,之后便上了直升机往阿拉伯海上的库里亚穆里亚群岛出发。
  「狂党」五人依照约定时间,准时到达库里亚穆里亚群岛附近的海域上空盘旋,不久对方便传来讯号,他们也立刻测知对方的所在,是一艘豪华游轮。
  「听着,你们只要负责把外头的闲杂人等干掉就成了,至于老婆我会自己救,你们不必多事抢功!」范修罗的坏嘴巴一到同伴面前,立刻表露无遗。
  「知道啦!」四个同伴懒得和他争,反正这小子真应付不来时,铁定会向他们求救,他们到时再笑毙他就行啦!
  于是,机上四个人便展开护航行动,准备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范修罗送上船去。
  ***
  船上的舱内大厅,聚集了以王巴副董和一位阿拉伯富商——也就是这艘豪华游轮的主人——为首的精锐近身侍卫,其它的手下则全守在外面,等待他们发号施令。
  方芷云则被人绑住嘴巴,双手反绑在背后,双脚用脚铐住,并关在一个好大的圆柱行铁笼里,脚上的脚铐练在铁笼上。
  王巴邪里邪气的对笼里的她说:「你最好祈祷你老公够种,否则你就准备当这位大人的玩物了,说实话,你老公挺带种的,已经依约前来,不过——」
  他话还没说完,船舱外的手下就传讯进来,说有一架奇怪的直升机正在猛烈攻击他们的船,王巴马上下令全面备战,务必打下那架直升机。之后,他又对方芷云咧嘴笑道:「看来你老公真的挺带种的!」
  方芷云只是拚命的摇头,在心里大叫——不要来!笨修罗,不要来,有陷阱啊!
  偏偏事与愿违,范修罗的声音已经荡进船舱里,「谢谢你的赞美,王八蛋!」最后三个字他说得最重最大声。
  王巴气得想当场毙了他,但是心中也被他的闪电行动吓了一跳,「不错嘛!搞起『声东击西』的把戏来啦!」「好说,好说!」范修罗看见方芷云毫发无伤,心里踏实了许多。
  王巴则邪恶的笑道:「很想救你老婆是吗?」
  「而你却不会轻易放人。」范修罗一点也没有大难临头的紧张感,嘴角还挂着一抹笑意。出任「特殊保镖」任务所遇过的大风大浪多如过江之鲫,他才不会被这种小场面吓到。
  「果然是个明白人,我劝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你应该有看见铁笼周围有二十支十字弓正全面瞄准你老婆纤纤的娇躯,如果你不要你老婆在下一秒钟变成『刺猬』,就放聪明一点。」
  「你想怎样就直说吧!」他要不是在外头就看见芷云的情况,才不会笨笨的采「正攻法」,大剌剌的自投罗网呢!
  方芷云在铁笼里猛摇头,示意他快走,他却当没瞧见,把全副精神集中在王巴身上。
  「够爽快!」王巴笑得很令人不安。
  「反正你是不可能轻易放过我的,不是吗?」范修罗也回他一记笑容。
  王巴一面看他一面点头道:「现在,立刻退到那个角落去,不要让我说第二次。」
  方芷云头摇得更厉害,眼泪都急得滚滚而下。
  范修罗知道他一定有什么陰谋,却又不能不从,他可不想让他的芷云真个变成「刺猬」,因此毫不犹疑的照做。
  他才一退到指定的角落,一道铁栏杆便从天而降,横隔在他和王巴一群人中间,接着,整个大厅内的灯全都熄灭了,靠近王巴这边又从天降下一面墙——一面正中间嵌箸一个一百二十吋大小的夜视器的墙。
  王巴透过扩音器,对夜视器里,被铁栏杆困住的范修罗道:「你要怪就怪你自己,干麻一天到晚和我作对,害我老是被老陈压得死死的,像这次「燃烧的天堂」的广告,如果不是你从中作梗,公司早就用我提的人选了,害我又一次输给老陈,被公司上上下下嘲笑,说我永远斗不过老陈,你说你该不该死?」
  「那是你自己心理变态的想法,你们公司根本没人这么想。」
  「你闭嘴!」王巴懒得和他斗嘴,陰狠的发出一阵冷笑,改口道:「算了,我不和你说了,还是让里面『那家伙』陪你玩玩吧!」
  吼——!随着范修罗左侧一道壁面开启,一声震耳欲聋的虎啸便从开启的壁面,尚隔着道铁栏杆的黑暗里发出。
  范修罗依然面不改色。
  王巴笑得更残酷无情,「我听曾去袭击你的手下说,你对付黑暗似乎挺有一套的,我倒要看看你多行,那家伙很棒吧!她可是我们这位大人的宠物,」他恭敬的指向一旁准备「观战」的阿拉伯富商,「大人不惜巨资,特地从撒哈拉沙漠弄来的,『昼伏夜出』的沙漠王者,够看得起你了吧!」
  「感激不尽!」范修罗恨不得把这个名副其实的「王八」抓来喂这只沙漠猛兽。
  「那里,我一向宽宏大量,不会亏待你的,那家伙脖子上的项圈系了一把阿拉伯短刀,是给你的武器,只是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个能耐用它就是了。」王巴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接着,王巴在方芷云哭得柔肠寸断的情况下,按下手中的摇控器按钮,开启了那道铁栏杆,猛虎于是出柙,一场可怕的厮斗正式登场。
  王巴下令移开困住方芷云的铁笼和脚炼,把她押到他身边的座椅坐下,对她说:「好好的看清楚你老公的最后一面吧!否则待会儿他被那家伙啃得尸骨无存时,你就再也看不到啰!」
  方芷云好想宰了这个可恶的家伙,奈何力不从心,只能命令自己的泪不要再流,让她好好的看清她心爱的男人!
  在这个生死关头,她终于坦承自己的真心——她是爱修罗的,从头到尾,始终都只爱着修罗,所以,她不要他死啊!
  范修罗在过去的冒险作乱以及出任「特殊保镖」任务中,曾经遇过数不清的强敌和死裹逃生的险境,他都靠着过人的机智和胆识以及同伴们的合作无闲,有惊无险的逃过大劫了,所以这一次,他依然深信他能平安月兑险,带着他爱逾生命的芷云,他相信外面那四个好同伴一定会赶来帮助他的,因此他一定要支撑到他们赶来才行!
  幸好去风谷时,他经常受到「鬼见愁」的可爱「小」宠物「小小」——一只拥有金色花纹的黄金豹,而且是体积庞大的成豹——的「特训」和「厚爱」,所以面对这只沙漠猛虎不致于太慌乱。
  而那只猛虎似乎也发现他不是简单的对手,因此行动显得格外谨慎小心。
  动物,尤其是凶猛的野兽,往往凭本能就能探知敌手和自己的实力强弱,而且它们不会像人类一样打肿脸充英雄,只有在确定它们胜算机率很高的情况下,它们才会全力展开攻击。
  范修罗在这方面正好也相当聪明。
  因此,一个人和一只猛兽就在那儿对峙互相打量对方,伺机而动。
  半顷,猛虎率先发动攻击,随着骇人的吼声扑向范修罗。
  范修罗凭着一双「夜光眼」测出它的位置,并藉由「闪光眼」的协助,在它跃起的剎那,准确无误的测出它的动向,因而不慌不忙的躲过第一扑。
  猛虎一个朴空撞上了壁面,震得整个大厅都震动了一下。
  王巴一群人看得大呼过瘾,只有方芷云在拚命的祈祷他能平安无事。
  猛虎马上又发动第二次攻击。
  这一次不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它先做了一个假动作,误导范修罗,范修罗虽立即发现,逃过第二扑,但左臂却闪躲不及被抓出一道血痕。
  「好家伙,真聪明!」范修罗不禁吹了一声口哨,他知道接下来会对他更不利,因为血腥味会引发它更激昂的兽性,他必须想个更高明的办法对付它才行。
  果然,它的第三扑比前两次攻击更具致命性了。
  不——!眼看那家伙咧开一口尖利的牙,朝范修罗扑上去,范修罗却贴在壁上动也不动,方芷云几乎要睁着眼睛晕过去,但她没有,她只是连眨眼也不敢的瞪住夜视器里的范修罗。
  王巴一群人则疯狂的叫嚣:「好咄!好吶!咬死他,快咬死他!」
  不知是他们太专注于夜视器里的景象,还是「狂党」这三个潜进来的家伙太厉害,竟然乘其不备,不声不响干掉大厅里的贴身近侍们,然后,一个制住王巴、一个制住那个阿拉伯富商,第三个则替方芷云松绑,并从容不迫的对她说:「放心,修罗不会有事的,我们不会让他有事,而且我们不会让这些家伙好过。」
  方芷云因为嘴巴还没松绑,所以在心里怒道: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不过眼前最重要的是赶快看看她心爱的修罗有没有怎样,因为在第三扑之后,她便被那猛虎的庞大身躯挡住视线,看不见修罗的情况如何。
  当她在目不转睛的搜索他的身影之际,「破坏狂」李承烈接收了那个扩音器,对「与虎共舞」的范修罗嚷道:「小子,我知道你平安无事,听着,维平的直升机正在你和虎兄的正上方,你打算怎么办?」胥维平就是唯一留守直升机上的「实验狂」。
  「我要他立刻在我头顶的位置轰出一个大洞,丢一颗『M3弹』和一颗『C4弹』下来!」范修罗从被他诱导成功,头撞上壁面,因而昏头转向卧地不起的虎大哥肚子下爬出来,顺手取下它颈项上的阿拉伯短刀。
  方芷云见他安然无恙才松了一大口气。
  李承烈则狂笑道:「好家伙,够对我胃口,ok,马上让你如愿!」
  语毕,李承烈便不慌不忙的对方芷云道:「美丽的小姐,待会儿请你务必配合我的口令行事,OK?」
  方芷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但很合作的点头。
  半顷,伴随着一声巨向和强烈的震动,范修罗所在的那头的舱顶果然被轰出一个直径十公分左右的圆洞,接着范修罗所说的「M3弹」和「C4弹」便双双落下。
  「就是现在,别动!」李承烈以闪电般的速度用力蒙住方芷云的双眼,并将她强制转身,背向夜视器。
  他和另外两位同伴自然也背向偌大的夜视器,紧闲双眼。
  只有那两个被绑在座椅上动弹不得的罪魁祸首依然面向夜视器。「哇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随着一道昙花一现的强烈闪光一闪,舱内顿时光芒万丈,那凄惨的惨叫也同时从阿拉伯富商和王巴口中发出,只是阿拉伯富商喊的是阿拉伯语,方芷云听不懂,不过她相信应是和王巴喊的意思相去不远。
  闪光消逝后,李承烈才按下遥控器的接钮,让那面嵌有夜视器的墙和铁栏杆上升,接着才开启所有的灯,让大厅重见光明,「好了,危机解除,可以转身了。」他这才松开摀住了芷云双眼的手。
  方芷云回眸第一个动作就是捕捉范修罗的身影。
  「芷云!」范修罗比她快一步奔向她,把她仔仔细细的端详一遍,再一次确定她毫发无伤后,才将她狠狠的搂入怀中,「太好了,太好了,你没事,他们没有对你怎样,是不是?」
  方芷云哭成泪人儿,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紧紧的偎在他怀中,如波浪鼓似的猛摇头。
  李承烈偏要打扰人家才死里逃生、互相互怜的小俩口,拉开嗓门道,「嗨!你们要亲热待会上机再继续,此地不宜久留,快走吧!否则待会儿,叙扬招来的国际刑警老兄们的船舰赶到,可就麻烦啦!」
  「纪录狂」武叙扬马上替李承烈助阵,不识相的拔开正在你侬我侬的两人,「承烈说的对,咱们得快走,再过十分钟左右,国际刑警就来啦!」当然是他们找来的。
  「偏执狂」杜希文则善心大发的对依然被固定在座椅上,直叫「眼睛好痛!」的两个大坏蛋道:「怎么样,被透过夜视器的强光照到眼睛很刺激吧!给你们一个建议,待会儿见了国际刑警老兄们,有礼貌一点,求他们赶快送你们到医院,说不定还有救,否则就准备当瞎子啰!运气好一点只是暂时失明,运气差一点嘛!就——嘿嘿!自己想吧!」
  阿拉伯富商因为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所以没什么反应,王巴可就吓得快晕死过去啦!
  武叙扬为善不落人后的发挥自身长才之一——精通多国语言,把杜希文方纔的话,一字不漏的解释给那个阿拉伯富商听,结果那个家伙听完,反应竟然和王巴差不多。
  之后,一群人便浩浩荡荡的离开了。
  方芷云很快的将四周扫射一遍,并迅速的整理自己的思绪——原来「M3弹」和「C4弹」两者中,有一颗是催眠弹,为的是让虎兄倒头大睡,好让他们乘机把它关回铁栏杆后,另一颗则是强力照明弹,用来和夜视器互相配合,弄瞎那两个坏蛋用的。
  不过,她才不肯就这样放过那两个险些害死修罗的坏蛋呢!
  所以她故意引开范修罗一行人的注意力,乘机把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猛力一弹,两颗特制小钢珠便以火箭般的速度飞向那个阿拉伯富商和王巴的「XX」,两人又是一阵争先恐后的惨叫。
  由于他俩这回的叫声很「特别」,四个人不禁回头一看,立刻了然于心。
  方芷云以为自己的「小动作」天衣无缝,谁知还是被范修罗那双「闪光眼」逮着啦!
  他恍然大悟的大笑,「原来那天在摄影棚里,暗中助我一臂之力的高人就是你啊!」
  「好说,好说!」既然被逮着,她也就坦白招认了,只是堂堂一个淑女做出刚刚那档「不人道」的事被四个大男人逮个正着,令她有点发窘,双颊染上了久久难褪的红嫣。
  「狂党」在场四个人见状,笑得更大声,同时在狂笑中,也产生了一个共识——这个小丫头铁定大有来头,不是泛泛之辈!
  ***
  确定国际刑警老兄们赶到之后,「狂党」五人外加方芷云才功德圆满的驾着直升机离开,一路上,他们不忘把在船上发生的种种说给留守兼驾驶的「实验狂」胥维平听,胥维平果然听得哈哈大笑,连直升机也「感染」了他的快意,随着他的笑声,上上下下的忽高忽低,几个人见状,不禁后悔好意的告诉他那些乐事——应该等他平稳的把他们送到陆地再说,虽然他们对他的架驶技术深信不疑,不过,上下震荡的滋味毕竟不好受啊!
  只有方芷云和范修罗不受影响,方芷云替他包扎好左臂的伤口后,两个人便躲在一旁吻得不亦乐乎,浑然忘我。
  看得其它四个人心中老大不痛快——当然是针对范修罗啰!
  等着瞧!总有一天要你「好看」!
  ***
  结束「临时出勤」联合行动,「狂党」五个人便飞往阿曼王国的马特拉港,在那儿分道扬镳,各自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打拼去!
  范修罗原以为和方芷云经过这次的患难扶持后,今后就能和她一帆风顺,没想到方芷云却托辞上洗手间,在当地的国际机场放他鸽子。
  只在服务台留下一张字条给他——很抱歉!我不能背叛慕羽!
  范修罗再一次尝到从幸福云端坠入残酷地狱的滋味。
  他不敢相信的瞪着那张字条,啼笑皆非的猛抬头,嘴巴语无轮次的重复着:「为什么?为什么?」
  「芷云,我爱你啊——!」
  然而,任凭他如何嘶喊,却怎么也唤不回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