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话 紧急任务
作者:左晴雯      更新:2024-02-12 16:02      字数:16108
  纽约曼哈顿
  K.B.大学附近有一栋三层楼的中古建筑叫“异人馆”,它正是“东邦”六个怪胎恶魔党造反的栖息地。
  这六个人为什么被称为怪胎呢?一起进入到“异人馆”看看喽!
  “异人馆”的一楼主要分成两部分。前半部分是对外开放的餐饮店“非限定空间”,店长兼大厨当仁不让,就是东邦义不容辞的主厨“神医”曲希瑞。只要在营业时间内,由前门进出的“非限定空间”是随时欢迎外人来访的,只不过它经常挂上“今日公休”的牌子。后半部和后院则是东邦不对外开放的私人小天地,也就是“异人馆”的另一部分,东邦六人平时便是从设在后院的大门进出。
  周末的早晨,天才刚蒙蒙亮,四周还是和往常一样寂静,忽然听见一声呼天抢地的叫声自怪胎之最展令扬的口中喊出——
  砰——砰——砰——砰!
  随着乱七八糟的脚步声,其他人纷纷一个个闯进展令扬的卧室,没人?五人互相对望一眼,同时非常有默契地点点头。
  砰——砰——砰——砰!
  杂乱无章的脚步声又从二楼的起居室像火车头一样冲到三楼的书房。
  砰!
  一脚踹开房门,确定要找的人正在里面之后,才一个个进去。
  “怎么了?怎么了?”五人还穿着睡衣就闻声赶到,七嘴八舌地问。
  “人家收到了一封信耶!”
  “谁寄来的?”东邦的“专任机械师”兼“武器提供者”,外加“专任司机”的神枪手安凯臣睡意朦胧地问。
  “贝多芬老爷爷。”展令扬双手托腮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脑屏幕。
  “那老头有什么事?”东邦专任的“资金供应中心”兼“财务管理师”,外加“人工摄录放影机”的神算雷君凡对于清晨就被扰醒好梦而微微皱起眉头。
  “大家来看!”只见电脑奇才展令扬打开收件箱,调出一份带有附件的文档,打开附件后,展令扬照往常一样,揭开邮件所设定的层层密码关卡之后,只见一份不算正式的信函,内容只写着短短的几行字——
  紧急任务
  内容:有一件价值26亿美元的艺术仿真品在名为赫斯兰的富商手中,大英博物馆高价收购了这次的仿真艺术品,请护送他安全抵达轮敦大英博物馆。
  时间:后天下午2:30分,赫斯兰会从国际刑警那里交接到你们手中。
  警告:特别小心一名外号为岚月的人物,他是整个任务中的危险人物,他的目的不在于赫斯兰,而是赫斯兰手中的艺术仿真品。另外,如果艺术品被岚月以外的人窃去的话,高额的保险金就由你们六个聪明绝顶的小子自己想办法赔偿吧。顺便说一下,赔偿的保险金大概是30亿左右吧,美元噢!
  把你们的银行账号尽快回复给我,汇款三天后回到账。
  预祝顺利完成任务!
  显然贝多芬老爷爷十分信任这六个小子,任务还没有开始,就要汇款给他们。
  “哈!贝多芬老爷爷可真会开玩笑,他就这么肯定我们会接下这个任务?”东邦的“专任化妆师”、“专任盗帅”兼“专任锁匠”以及“资源补给中心”的神偷向以农看完内容后打着哈欠说。
  “我有预感,接下的话,我们将会有一段免费的旅行哦。”东邦的“专任占卜师”兼“专任采购大使”的神赌南宫烈凭借自己奇灵的第六感说出自己的想法。
  “令扬,你在干什么?”南宫烈疑惑地看着展令扬的手指在键盘上躁作。
  “人家在查询资料呀。”理所当然地看也不看自家死党,反正南宫烈已经说了是免费的旅行,那就直接开始查询那位他们即将保护的对象赫斯兰喽。
  “我下楼做早餐!”丢下一句话,东邦的“专任名厨”兼“专任医师”的神医曲希瑞开始自己每天清早要做的工作。
  其他人也了然地离开书房,但最后一个走出房门的雷君凡在关门的同时,顺手挂上一块牌子,上面写着:现在是超级可爱,聪明无敌小扬扬的私人工作时间,请勿打扰!
  ☆☆☆四月天独家制作☆☆☆wwwnet☆☆☆请支持四月天☆☆☆
  餐桌上,大家一边吃着丰富的早餐,一边听取展令扬的汇报——
  “赫斯兰,好土的名字,54岁的欧吉桑,新加坡富商,其实就是暴发户,而且肯定是个大胖子,兴趣爱好珍藏各式艺术品,无论是仿真还是正品,有够变态噢!这次护送的艺术仿真品是临摹画家乔托的一幅名为(星空)的画作,但是作者名称不详,肯定是偷来的,不然为什么不知道作者姓名咧,不过作者的画风竟然与画家乔托的作品极为相似,所以十分有艺术价值。”一口气说完掺杂着没营养的废话,同时也将自己的任务汇报完毕,展令扬便开始大块朵颐地吃起桌上的早餐。
  “岚月的资料呢?”吃下手中的面包,向以农关心地问。
  “小农农,要让你失望喽,没有查到,只知道这个外号名为岚月的人是专门偷取艺术品的神秘人物哦!不过偷盗至今,从来没有失手的经验。”展令扬那会不知道向以农的心思呀,突然出现一个跟他抢饭碗的人物,当然要多加留意喽。
  “我们把赫斯兰手中的(星空)送到大英博物馆就算完成任务了对吗?”雷君凡心里正在估算着他们六人到轮敦游玩的路线与时间。
  “也不全然,聪明绝顶的人家多了一个心眼,追查到岚月竟然向大英博物馆下了战帖,(星空)送到的三天后,会去盗取。”
  “所以我们这次的任务除了把(星空)送到大英博物馆之外,还要阻止三天后岚月窃取这幅画?”安凯臣吃完早餐后,习惯地掏出自己特制的枪轻轻擦拭。
  “嗯,小农农这次必须负责制造面子。”
  “由于这次所有的费用都是免费的,所以就不必小臣臣担任‘柴可夫’了,因此小臣臣和小瑞瑞负责保护好那个赫斯兰老兄即可。”
  “小烈烈负责占卜出抵达大英博物馆的最佳时机以及路线。”
  “小凡凡,负责当导游噢!”
  “好!”所有的人都很有默契地等展令扬交代完毕才同声开口。
  等自家死党都走出餐厅后,展令扬悄悄地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迷人笑颜,要是他们发现展令扬其实没有把所有的资料公布出来,那会怎么样呢?
  ☆☆☆四月天独家制作☆☆☆wwwnet☆☆☆请支持四月天☆☆☆
  依照约定时间,安凯臣与曲希瑞去机场接人,之后回到“异人馆”。
  “我们回来了!”才刚入玄关,安凯臣就扯着嗓门大喊。
  “知道了,知道了!”闻声赶来的向以农砰砰砰地从楼上下来。
  “啊,小臣臣,小瑞瑞,辛苦你们了,小农农,上茶!”
  “是!”
  等安凯臣与曲希瑞坐下之后,才发现他们接回来的人还被他们凉在门口,于是,安凯臣又兴冲冲地把人带进客厅。
  “赫斯兰先生,我们是这次负责保护你到大英博物馆的保镖。”赫斯兰身材微微发福,没办法,人到中年嘛,圆滚滚的脸庞上圆碌碌的眼睛,眼角堆满上鱼尾纹,圆碌碌的鼻头,就连嘴角笑起来的时候也成圆弧形。
  六人各自向赫斯兰报上姓名之后,悠闲地喝着伯爵茶,等候这位富商的开场白。
  只见那位赫斯兰先生,两条蚯蚓般的眉毛渐渐向眉心靠拢,似乎无法相信到了纽约之后他的生命安全和那幅价值非凡的画作就要交到这六个毛头小子的身上,充满顾忌地问:“你们确定可以保护我到目的地?”
  哈,游戏还没有开始就怀疑他们的能力。睨了一眼赫斯兰满脸的怀疑,展令扬眼珠一转,笑嘻嘻地说:“赫斯兰老兄,你是不是在怀疑,为什么贝多芬老爷爷会舍去在美国数一数二的顶尖保镖来护送你,而要我们这群小子来负责你的安全呢?”
  “呃,那倒也不是,只是你们一群侞臭未干的小子,让我有很是怀疑。”竟然被这小子看出来了。
  “赫斯兰老兄,我们六人有足够的能力去保护你的,你不必担心!”曲希瑞在一旁捺着性子道。
  “是吗?还是等到时候再说吧!”摆明了一副不相信他们嘴脸。
  “哼,既然如此不信任我们,何必要到这里?”沉不住气的向以农开口就要发火,却被一旁的南宫烈制止住。
  “赫斯兰先生,你是在怀疑贝多芬老爷爷的能力吗?”
  “什么意思?”赫斯兰有些不悦地沉声问。
  “贝多芬老爷爷如此信任我们才把这个任务交给我们六人,可是现在你却是在怀疑贝多芬老爷爷的识人能力!”南宫烈一字一句地慢慢说出。
  “你们……”瞪视着一副正在看好戏的六人那嬉皮笑脸的样子,赫斯兰尴尬得说不出话,这群小子,才刚来,就在口头上占了他的便宜,“我相信你们,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他们可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游山玩水了哦!
  “现在?”赫斯兰望着一个个家居服的打扮,质疑地摇摇头。
  “小臣臣,小凡凡,麻烦你们上去把昨天晚上收拾好的行李拿下来,我们准备出发喽!”
  “耶!”众人一片欢呼声,听得赫斯兰眼角开始不停地怞搐。
  ☆☆☆四月天独家制作☆☆☆wwwnet☆☆☆请支持四月天☆☆☆
  英国轮敦
  由于这次的旅行费用是全程免费,所以,东邦六人毫不客气地将住宿安排在轮敦最繁华的商业街之一——牛津大街附近的五星级酒店,一来,方便游玩各个风景点,二来,距离大英博物馆比较近。
  安排好住宿后,已经是夜晚,在总统套房的会议室里,赫斯兰就将密码箱里的艺术仿真品(星空)拿了出来,看着画作,赫斯兰两眼光亮地盯着它,并轻轻抚模着用塑胶薄膜保护着的画面,仿佛正在欣赏一项稀世之宝。现在他们要把这幅画暂时放进保险箱里寄存,等到明天的时候,将这幅画交到大英博物馆。
  这时,东邦天生的“艺术品鉴赏家”向以农也凭借着可轻易辨别各种类型艺术品的真伪的本能,目不转睛地凝视着这幅画,缓缓说出对画作的评价:“这一幅艺术仿真品的价值不在于画风与画家乔托相似,而在于画风的独特性与自我性,有种柔中带刚的韵味。”
  “哇,小农农,这么细腻的地方都被你看出来了耶!”展令扬眨巴着崇拜的眼睛,然后偏过头故意问在一旁听得因惊讶而合不拢嘴的赫斯兰:“赫斯兰老兄,你知道这幅画的作者是谁吗?”
  “这……”赫斯兰面露难色地瞅着展令扬,语气吞吞吐吐地说:“这……我是在一场拍卖会的时候收购下这幅的,作者自然不清楚。”
  “那为什么你会冒这么大的风险买下它?”南宫烈的第六感突然觉得事情好像不是现象中的那么简单。
  “我的兴趣就是收藏各式各样的有价值的画作嘛,但我看见这幅画的时候,从心底欣赏这幅画,因此就高价买下了。”虽然说得有些牵强,看见东邦六人点头之后,赫斯兰竟然觉得松了一口气,当初他怎么不觉得这群小子观察那么仔细,而且问话也十分尖锐,一时间都让他无法招架。
  “时间也不早了,快把画作放进保险箱里,各自回房休息吧!”曲希瑞打了个哈欠对着自家死党说。
  “嗯,小农农,刚才上来的时候人家忘记去领取保险箱的钥匙了,麻烦你了哦!”
  “没问题。”听到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向以农睡意消了一大半,起身开始展示他“开锁”才的能力。
  “你们干什么?难道你们要把保险箱炸掉吗?”一听没有保险箱的钥匙,赫斯兰就十分不悦,并且有破口大骂的冲动。
  “好啦,令扬,把(星空)拿过来吧!”刚好三十秒的时间,向以农轻松地打开了保险箱的门。
  “好耶!”
  正当展令扬要把画作交给向以农的时候,嘶——兹——突然,房间内一片漆黑,只听见哗哗两声——
  “凯臣,保护令扬,看来有人迫不及待地想要(星空)了!”南宫烈凭借第六感对着距离展令扬最近的安凯臣大声道。
  “好!”一把银亮的手枪握在安凯臣手中。
  砰!啪!砰砰!
  房间内突然传来激烈的打斗的声音,凭借着月光,大家可以隐约看见向以农正在和一个身材细小而窈窕的黑色身影打斗。
  女的?!众人都颇为惊讶,但谁都没有开口点破,只是静静地观察着打斗的情况——
  “小农农,人家来帮你!”忽然展令扬将手中的画丢给安凯臣,飞快地冲向向以农,结果,正当展令扬快要冲到两人打斗的附近之际,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绊了展令扬的脚。
  “哎呀——”展令扬一个踉跄,为了稳住自己免于摔到地板上,伸手拉了一把向以农,而向以农的手刚好碰触到那黑衣人的面纱之际,被展令扬这么一拉,手自然又缩了回去,那黑衣人使劲推了一把向以农,就迅速转身从窗户逃走。而扶住展令扬的向以农被措手不及地一推,碰嗒——
  两人被狠狠地摔到地上,痛得两人哇哇大叫,此时,安凯臣也刚好把电源修好,房间内重放亮光。
  “令扬,你干吗啦?”起身柔着被摔痛的,向以农皱着眉头朝展令扬低吼。
  “是呀,为什么不抓住那个黑衣人?”对于没有及时揭开黑衣人的面目,赫斯兰十分不满。
  “人家是想要帮你嘛。”对于展令扬这帮倒忙的举动,展令扬可是一点内疚的样子都没有,反而一副委屈的模样。
  “哎,算了,反正东西也没丢。”始终舍不得展令扬难过,这是向以农最大的弱点。
  “刚才那个黑衣人说不定是岚月,因为从刚才的打斗中,可以看出他的目的并非是(星空),而是来试探我们的实力!”接过安凯臣递过来的(星空),雷君凡快速放入保险箱后,由刚才所发生的一连串事件而推出结论。
  “所以说,我们今天晚上可以睡一个安稳的觉,好啦,本人要去睡觉了。”南宫烈睡意绵绵地走出房门。
  接着大家各自也回房睡觉,其实东邦其他五人都知道,刚才展令扬是故意摔倒,故意让那个黑衣人逃走,故意没有让大伙看见黑衣人的真面目,不过这一连串的“故意“是向以农在回房之后才想到的,至于这些故意,大概会在大英博物馆得到合理的解释。
  ☆☆☆四月天独家制作☆☆☆wwwnet☆☆☆请支持四月天☆☆☆
  大英博物馆又称不列颠博物馆,位于城北罗素广场。迎着轮敦雾蒙蒙的早晨,东邦六人偕同赫斯兰驱车在轮敦市宽大的马路上行驶,一路上欣赏着公路两侧那些显得青翠碧绿,生机盎然的大片草坪和绿荫带,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很快来到大英博物馆。
  “大英博物馆建于18世纪中叶,是英国最大的综合性博物馆,和纽约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巴黎卢浮宫同被列为世界三大博物馆……”在大英博物馆的前门,雷君凡尽心尽力地为自家死党介绍历史知识。
  “那摆放(星空)的位置在哪里?”安凯臣一边负责摄影,一边问。
  “应该是在一层楼的英国艺术馆内,那里通常是展示艺术品的地方。”
  “咦?还有希腊罗马艺术馆、埃及艺术馆、东方艺术馆……哇!这么多耶!”展令扬津津有味地看着博物馆门前的简介。
  “呃,展令扬,你们是不是先办正事?”对于突然被遗忘,这两天下来多少也有些习惯的赫斯兰插话进来。
  “赫斯兰老兄,我们已经正在努力走进去了嘛!”曲希瑞朝着赫斯兰翻了翻白眼,真是的,难道他的眼里只有艺术品吗?不要忘了,这些艺术品也是要靠历史来堆砌的,他到底懂不懂啊?
  “雷君凡一会介绍这儿,一会介绍哪儿,要到什么时候才可以进去啊?”有些不耐烦的赫斯兰不满地嚷嚷。
  “可是我们比较习惯听小凡凡介绍完大英博物馆的历史之后,才能够更好地欣赏里面的艺术和文学的珍品嘛。”展令扬无辜的口气仿佛一个小孩被冤枉做错事一般。
  “哼,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我让你们吃不完兜着走!”才听完展令扬那段无辜的话,赫斯兰就气得七窍生烟地拂袖自己走进博物馆正门。
  “赫斯兰那老头干吗?他以为他可以把(星空)提前送进去吗?”提着装有(星空)的密码箱的向以农好笑地看着赫斯兰气冲冲地一个人走进去的模样。
  “除非他有瞬间移动任何事物的本领,否则的话,还是得等我们进去!”安凯臣收起刚才还在拍摄的V8。
  “凯臣,你干吗收起摄影机啊?”向以农疑惑地看着安凯臣的举动。
  “因为小臣臣不想等会进入博物馆的时候被管理员给赶出来或是被警卫叔叔找麻烦噢!”展令扬食指在向以农面前晃了晃。
  “是人都知道,到了博物馆内部是不允许携带任何有关摄像的机器,你怎么那么笨?”看着还是一片雾水的向以农,食指对着向以农一顶,安凯臣又兴起了捉弄他的想法。
  “喂,安凯臣,你说谁不是人啊?”明知道安凯臣的话是故意说给他听的,但是,他就是沉不住气地开口说话。
  “我有说你吗?”皱了皱眉头,一副“你怎么那么喜欢对号入座啊”的愚弄表情。
  “你说是人都知道,那我当时是真的不知道嘛!”向以农认真起来,还真让人有些担心。
  “噢,那是你自己承认的,与我无关!”
  “我才没有承认!”向以农固执起来也挺可爱的。
  “好啦,好啦,再不进去的话,那位赫斯兰老兄可要‘河东狮吼’了。”虽然东邦其他几人对于这种娱乐性的节目是百看不厌,但也要看场合,连忙制止住“争吵”的两人,示意大家准备进去。
  ☆☆☆四月天独家制作☆☆☆wwwnet☆☆☆请支持四月天☆☆☆
  大英博物馆内部陈列着各式各样的艺术品、珍贵的文件和手稿,以及一些仿真的模型。
  “英国艺术馆内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一些极其珍贵的文件和手稿,比如说,英国大宪章的原稿、莎士比亚手稿真迹等等……”如果说进入到博物馆内就去完成任务的话,那东邦六人岂不是怕了赫斯兰老兄那句“吃不完兜着走”的话了吗?
  “以农,你来看看那些是真迹,那些是仿造的?”曲希瑞朝向以农招招手。
  “好啊。”
  “我们也要看!”于是一伙人又开始研究起如何辨别艺术品真伪的课程,老师自然就是向以农喽!一伙人早已忘记提前进来已经在贵宾室苦苦等候的赫斯兰老兄,等六人欣赏完大英博物馆的全景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时分,于是六人才缓慢地联系到大英博物馆馆长,期间展令扬却被馆长邀请到他的私人办公室聊天,约模过了十分钟,两人才出来。其他五人拼命想从展令扬那里只到谈话的内容,但无奈展令扬是一个字都不透露,只给了众人一个“稍安毋躁”的眼神之后,就偕同馆长一块进入贵宾室与赫斯兰老兄会合。
  “展令扬,你们太过分了,竟然让我在这里等了整整三个小时,难道你们不知道你们提着的东西价值不菲,丢失了你们负担得起吗?”才刚进门,就迎头遭到赫斯兰的一顿臭骂以及他始终未改变对东邦六人的轻蔑语气。
  脾气暴躁的向以农哪里受得了自家死党被这样“侮辱”,冲上前一把揪住赫斯兰老兄的衣领,恶狠狠地教训道:“臭老头,你说什么?从现在开始要是你再多说一句废话,我就把你的舌头割下来,送到博物馆内当作展览品!”
  “你……你……”自从昨天晚上看见向以农和那个黑衣人打斗之后,赫斯兰就不敢小窥他们的实力,这会才听见向以农的威胁就吓得声音开始哆嗦起来。
  “拜托,他的舌头根本没有任何艺术价值,把舌头放在博物馆内,那岂不是太丢脸了吗?”啪!南宫烈将所有有关这次艺术仿真品的交接文件丢到大英博物馆的长桌上,顺势坐下,一副“要割就快割,别磨磨蹭蹭”的无所谓样。
  “哼!”故意猛然放开赫斯兰老兄,那老兄也就站立不稳地摔坐在地,这一摔可差点摔散了他的一把老骨头,痛得他龇牙咧嘴,却又无处抗议。
  “展令扬,现在把密码箱里的(星空)拿出来验货吧。”馆长瞥了一眼摔落在地的赫斯兰,对这六人道。
  “好。”刚才教训那赫斯兰老兄的时候顺手把密码箱交给了雷君凡,这会展令扬接过密码箱,依旧不需要钥匙,三十秒钟之后,箱子被打开了,从里面慢慢地取出(星空)交给馆长带来的鉴赏家。
  约模过了五分钟后,鉴赏家对着馆长比了一个0K的手势,就离开了贵宾室,不一会馆长又带着大家来到一层楼的艺术馆,将(星空)小心翼翼地放到展示柜里。
  “赫斯兰先生,您的(星空)已经安稳地放在大英博物馆内,如果三天后没有任何意外的话,我谨代表大英博物馆和您签订交接的正式文件。”
  “希望不会出现什么差错!”赫斯兰横眉竖眼地看着东邦六人,语气上显然比先前要软弱得多。
  “好耶,那我们这三天是不是可以去尽情地游玩了?”安凯臣拍着距离他最近的曲希瑞的肩,兴高采烈地问。
  “嗯,可以这么说,岚月所下的战帖是在三天之后,你们只要在三天内赶回来即可。”馆长笑容可掬地看着六个年轻人,刚才在办公室见到这六个年轻人的时候,就知道这六个气度不凡的年轻人能力绝对不低于国际刑警组织中通过严格训练的任何一个组织成员,所以,当展令扬提出那个要求后,他欣然点头答应了。
  “那我们出发喽!”六人朝馆长挥挥手,欲要走出贵宾室。
  “喂……喂……展令扬,你们不怕(星空)丢失吗?”赫斯兰急忙唤住六人,难道他们一点也不怕岚月?
  “哎呀,馆长伯伯都说是三天后了嘛,哪还需要我们啊,况且人家都没有来过英国呢,自然要去见识一下英国的名胜古迹喽,这才是旅游嘛,至于赫斯兰老兄你就自己想办法找乐子吧,人家就不奉陪了!啊,对了,赫斯兰老兄,你一定不会和我们这群既没钱又没有地位的年轻人在一起喽,所以麻烦你自己想办法回酒店吧,因为人家要去观光耶,车子自然供我们使唤了,拜拜!”展令扬双手捧着两颊,可爱至极地说完这一串气死人不偿命的废话,就被向以农连拉带拖地拽出贵宾室。
  “你们这几个臭小子,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我扒了你们的皮!”
  六人根本无视于身后传来的漫天怒骂,继续有说有笑一走出博物馆,向他们游玩的景点出发。
  身后的赫斯兰嘴里虽然在谩骂,但眼中却闪过一种陰谋得逞的森冷光芒,嘴角勾起可怕的奸笑。身手再厉害,天资如何聪明,姜还是老的辣,这几个不经世事的小子怎么跟他斗?
  ☆☆☆四月天独家制作☆☆☆wwwnet☆☆☆请支持四月天☆☆☆
  夜幕遮天盖地地落了下来,黑漆漆的博物馆内寂静无声。
  忽然,一抹与黑夜同色的身影蹑手蹑脚地悄悄潜进博物馆,熟练地将监视器与报警系统一一破坏之后,来到艺术馆内,缓缓走近属于(星空)的领地。伸手取下(星空)刚要转身,就听见自黑暗处传来的声音。
  “哈喽,我们是FBI,请举起手来,这位现行犯老兄,由于你刚刚盗取的(星空)的时候,画框上已经沾有你的指纹,因为我们怀疑你还有同伙,所以现在需要你回警局配合调查,你可以保持沉默哦,不过你所说的话会成为陈堂证供。”
  “警察?!”这位现行犯老兄由于刚才听到的一连串威胁而导致过度恐惧,说话的声音都开始变音,因而早就忘记到底PBI(联邦调查局)是什么东西,也忘记自己手上还带着手套,根本不会有指纹在画框上,更没有发现语气中的搞笑成分居多。
  “不错,挺上道的嘛!”咔嚓一声上膛的清脆响声,吓得那现行犯老兄利马开始招供:“我是被人雇佣来盗取这幅画的,盗取的报酬是两千万美元。我……我是一时见钱眼开,所以才会……”
  “交易的时间和地点?”
  “明天中午十二点整,轮敦东区。”
  “主谋是谁?”
  “不知道!”
  “嗯?”啪!皮鞭甩开的响声自黑暗处传来。
  “不是,我是说连我也不知道雇佣我的那个人是谁,他都是用电话给我任务的,只知道他是一个新加坡的富商,其他的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怎么现在的警察流行用鞭子询问犯人吗?
  “那好吧,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现在,你悄悄地拿走(星空),然后去约定的地点和那个富商交易,之后自己去警察局自首,你的户头就会有五千万美金入账。”
  “啊?”警察守在这里不是要抓他吗?怎么……?这位现行犯老兄听得是一愣一愣地站在原地不敢动,生怕自己听错了话。
  “罗嗦什么,还不快去行动!”又一声怞动皮鞭的响声,呵斥声也随之而来。
  “是,我马上去。”
  哗——哗——哗——
  等那现行犯老兄走远后,四道强光将周围照得通亮,六双睿智、迷人,并散发着邪恶的光芒的双眸显现在强光之下,唇边扬起迷人的弧角,让人感觉那笑容背后的诡异,仿佛六人身后都扇动着一对黑色羽毛的翅膀,称之为恶魔的翅膀!
  ☆☆☆四月天独家制作☆☆☆wwwnet☆☆☆请支持四月天☆☆☆
  轮敦以东城为轮敦东区,这里主要是码头、工业区和工人住宅区,被人们称为“贫民窟”。中午时段,轮敦东区热闹、拥挤,码头的工人正在装货、卸货,商场内,来来往往的人们络绎不绝。
  中午十二点整,码头附近站着一个与这里格格不入的圆滚滚的老头,他穿着的华丽服饰,一看就知道是在等人,不一会,一个瘦高的男子提着一个密码箱走了过来。
  “货呢?”当那瘦高的男子还距离老头有八步那么远的地方,他就迫不及待地问。
  “这里!”将密码箱交给老头。
  “钱我已经汇到你的户头,你现在可以走了。”说出这句话,老头转身抱着密码箱涌入人潮中。
  而那个瘦高的男子则是走出东区不远处之后,便伸手招来一辆TAXI,向警察局驶去。
  ☆☆☆四月天独家制作☆☆☆wwwnet☆☆☆请支持四月天☆☆☆
  三天后大英博物馆馆长办公室
  当星空布满帷幕之时,大英博物馆和往常一样,静寂万分,除了贵宾室内吵闹声络绎不绝——当然,隔音效果极佳的门板将吵闹声仅限于房间内,外面是听不到任何声响的。
  “令扬,你的FBI是抓贼的吗?”拿起炸鱼薯片放入嘴里,雷君凡满脸笑意地说。
  “哎呀,人家那时突然忘记国际刑警的简称了嘛!”展令扬嘟起嘴,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总不能让人家说我们是CID吧,那样的话更丢脸耶!”
  “不过还好那个现行犯老兄比较笨啦,居然相信你那一堆既没营养又没品的话。”安凯臣一面和电脑游戏作战,一面取笑道。
  “当然喽,人家的嗓音可是最最有魅力的耶!”大言不惭的话月兑口而出,完全没有谦虚的模样。
  “你们说……那个现行犯老兄有没有去警察局报道呀?”曲希瑞怀疑那盗贼回家的时候不小心想通他是被耍了,那岂不是打草惊蛇了吗?
  “第六感告诉我,现行犯老兄早已在警察局等候发落了!”南宫烈笑嘻嘻地走到电脑旁,将安凯臣驱逐开,坐下来接着完成安凯臣的游戏。
  “我保证去了!”安凯臣笃定一说完,速度飞快地抢过曲希瑞手中刚刚打开的可乐,咕嘟咕嘟地喝了一大半之后,才递还给曲希瑞。他早就在不知不觉中把一颗迷你型监视器按到那现行犯老兄的身上了。
  “很脏耶!”嫌恶地看着被安凯臣碰过的瓶口,转过头,突然眼睛一亮,起身冲到雷君凡跟前,毫不客气地一把抢走雷君凡刚要进口的牛柳,没等雷君凡反应过来就进了他的口。
  “曲希瑞,你这个坐享其成的家伙,还我牛柳来!”雷君凡杀气腾腾地对着抢走他食物的家伙嚷叫。
  “好啊,在我嘴里,你自己过来拿!”张开大口,故意让雷君凡看见他吃到嘴里的东西。
  “呕!不要!”赌气地给了曲希瑞一个大白眼,刚转头就看见展令扬捧着的巧克力鲜女乃蛋糕,伸手刚要抢,就被眼尖的展令扬看见,立即将大半的蛋糕塞进嘴里,不过还是让雷君凡抢到了另一半。
  “啊?小凡凡欺负人家了啦。”一向“以吃为生”的展令扬哪会甘心就这样被欺负,抬手就把向以农手中的冰红茶打翻。
  “展令扬,你很讨人厌耶!”洒泼了满手的冰红茶,向以农气急败坏地冲展令扬严重抗议,结果他也很坏地把沾满茶渍的手往展令扬俊美无俦的脸庞抹去。
  “不要了啦,好臭哦!”
  “喂,是令扬打翻你的冰红茶耶,干吗涉及无辜!”
  “啊?我的最后一关!安凯臣,我跟你没完!”
  “死烈,你脑壳坏啦!”
  一时间,会议厅里一片欢声笑语,正当大伙闹得兴致高涨之际——
  嘟嘟嘟!一阵紧急的嘟嘟声从电脑上传来。
  “嘘!主角上场了!”展令扬将电脑画面调制到会议厅的大银幕上,让自家死党能够更加清楚地看见黑暗中的人影!
  “上次那个女人?”向以农惊异地盯着屏幕大叫。
  “嗯,她就是传说中的岚月,没想到是个女的。”第六感迅速串进南宫烈的脑海,并且迅速闪过一连串的预告。
  展令扬的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躁作,只见那岚月顺着墙边缓慢移动,脚步也跟着加快,仿佛对博物馆的地形十分熟悉似的,当岚月进入艺术馆之时,她并没有发现门边的报警系统。
  “糟了!看来她的技术不怎么样嘛。”向以农低喊,可是预期的铃声并没有响,岚月顺利地进入到艺术馆。
  “令扬,你为什么帮她通关呀?”曲希瑞不解地大叫。
  “别急,一会就会有好玩的事情了。”展令扬神秘兮兮地朝大伙笑了笑,那笑容说有多怪异就有多怪异。
  “小农农,该你上场喽!”
  “好!”
  “耶?赫斯兰?”
  “就是我!”
  ☆☆☆四月天独家制作☆☆☆wwwnet☆☆☆请支持四月天☆☆☆
  今天进行得是不是太顺利了?怎么她一路走来不仅没有碰见警卫,就连报警系统仿佛都没有安装似的?岚月沿着预测好的路线进入到艺术馆内,很快的,她通过红外线眼镜看见了那幅(星空)。
  当她快要靠近(星空)的时候,忽然脚步放慢下来,那一晚的打斗,让她的手臂严重受伤,她不知道该不该冒这个险来取回画作,如果说今天又碰到那六个身手不凡的小子,那她所有的努力都会功亏一篑,可是……
  她感觉今天的事情顺利的让人发毛,仿佛这一切都有人在躁作般——
  “你还在犹豫什么?不是来取画吗?”
  有人?赫斯兰?
  岚月赫然转身,盯住在她背后的人,警戒地往后退,发现并没有人跟在赫斯兰身后,她才开口道:“你那六个保镖呢?”
  “怎么?你害怕啦!”
  “谁……谁怕啦!”那死老头一定将那六个小子藏在某个地方,所以他的口气才敢那么猖狂,就说为什么进来的那么顺畅,原来早就有预谋,就等她跳进来了!
  “那怎么还不取画呢?”
  “赫斯兰,画原本就是我的,我只是来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而已,你凭什么霸占!”虽然看不见蒙着面纱的岚月,但从她紧握的拳头来看,足以显示她的愤然不平。
  “可是好像大家都认为画是属于我这个收藏家的哦!你一个不经世事的小女孩,有谁会相信你的话呢?”故意用恶言浊语挑衅着岚月的耐心,赫斯兰圆圆的眼眸闪过一丝玩味。
  “哼,收藏家,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你也不过是一个沽名钓誉的奸商而已,雇佣一些为你卖命的狗腿,专门盗取别人的作品,要不是你使诈,我的(星空)也不会被你骗走。”岚月湛蓝色的美眸进发出气愤的光芒,想到她一时糊涂,认为赫斯兰是一个真正的收藏家,所以才放心把画交给他,没想到那个死老头,竟把画作占为已有。而她和赫斯兰周旋了三年,不断盗盗取赫斯兰贩卖出去的画作,一路追寻赫斯兰到底要把(星空)贩卖到何处,由于她每次偷盗都会留下一支蓝色的羽毛,也因此而得岚月这个称呼。
  “你那么幼稚,别人随便说说,你就相信,还想跟我斗?”意思就是说,你那么笨,怎么都得过我?
  “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取回(星空)!”豁出去了,不管怎么说,她都不可以让这个奸商得逞。
  可是她的手还没有碰到画框,就被赫斯兰拦住了,想也不想岚月抬起右手的拳头反攻过去——
  “唔!”竟然被赫斯兰准确无误截住她的拳头,拧得她受伤的地方好痛哦,她感觉一股股冷汗涔涔直冒。她怎么从来都不知道赫斯兰会有这么利落的身手。
  刷!
  面纱被赫斯兰轻而易举地拉了下来,喝!好艳丽的女子,一头柔顺的金色长发随着面纱扯下的同时而披散在肩膀,深蓝的眼眸,外国人具有的深刻五官,高挑的身材。啧啧啧!
  发现岚月皱起的眉头,赫斯兰,不!向以农赶忙放开她受伤的右手,顺手撕下面具,说话的声音也同时恢复成原本好听的语调。
  “拜托,就这点三角猫的功夫,十个你也偷不走(星空)的。”
  “你……赫斯兰呢?”岚月惊诧得全身僵硬地看着眼前变脸的人。
  “难道你希望抓你的是那老头啊?”
  “不是……”想也不想地一口否定,虽然庆幸不是赫斯兰,但是却是那天和她打斗的年轻人,她还不是一样会被抓。瞥了一眼向以农,忽然蓝色的瞳眸不断放大,他在干吗?“喂喂喂!你干吗?”
  “月兑衣服喽!”扮演胖子还真是累,令扬也真是的,在他身上粘了一层又一层的仿造人皮,好痛苦哦!
  “你别乱来哦!”身体不由自主地缓缓往后退,指着向以农的手还微微颤抖,“啊——”当看见向以农把所有上衣月兑光之际,岚月想也不想地双手捂住脸庞神经质的尖叫。
  “叫什么叫!别叫了!”天!他的耳膜都被震破了。
  他这一吼,果真把岚月的尖叫声打住了。
  “咦?你什么时候又穿起衣服了?”她怎么没有发现啊?动作好快哦。
  忍不住的瞪了岚月一眼,语气有些无奈地说:“我本来就没有月兑衣服,我刚才月兑下的那些都是仿造的人皮!”她是青光眼啊,而且他敢保证,刚才她的举动一定是将他刚才的举动误认为是……!
  “喂!你拉我去哪里?”突然被向以农拉住她的手往前走去。
  “会议厅!”
  “干吗?审问啊?”
  “刑讯逼供!”
  “啊?我不要去!”
  “闭嘴!”
  ☆☆☆四月天独家制作☆☆☆wwwnet☆☆☆请支持四月天☆☆☆
  向以农拉着岚月才进到会议厅,就听见里面肆无忌惮的狂笑声……
  “哈哈哈哈……”
  “笑什么?很好笑吗?”向以农气呼呼地大叫,刚才他和岚月之间的交谈都被自家死党全程拍摄下来,他相信自家死党也不会放过当他扯下岚月面纱瞬间所露出的惊艳表情。哼,是人都会这样的好不好?何况还是一个美女站在自己面前。
  “是很好笑嘛!”安凯臣和曲希瑞异口同声地说出心里的话。
  “好啦,你们就不要取笑以农了……”当看见向以农给他感激的一瞥之际,南宫烈还是忍不住狂笑起来,不过接下来的目光则变成杀人的凶光。
  “哎呀,你们几个,不要笑话小农农了,办正事要紧哦!”终于这次展令扬没有跟大伙一块起哄取笑向以农,而是适时地制止了大家。
  “嗯,办正事!”南宫烈正经八百地望着岚月道:“刚才带你进来的是向以农,我们是来帮你取回(星空)的人!”为岚月一一作了介绍。
  “你们不是赫斯兰的保镖吗?”依旧以质疑的眼神打量着六人,有了前车之鉴,她再也不会轻易相信别人了。
  “对耶!”
  “那你们还帮我?帮我没有任何好处的!”
  “如果我们要害你的话,那晚令扬就不会故意假装被绊倒,而把以农当作肉垫摔倒,让你乘隙而逃了,何况,如果要对付你的话,凭借我们的能力,你绝对还没有靠近艺术馆就会被抓获的,之所以那么顺利走到进入到里面,全是因为令扬利用电脑帮你把障碍一一排除了。”雷君凡为岚月做了全面的分析。
  “你们……”难以相信地来回扫视着这六个气宇轩昂的小子,他们真的能够帮她?
  “其实前天夜晚的时候,赫斯兰已经派人把(星空)偷走了。”曲希瑞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也就是说东西已经被偷走了,你只有和我们合作,才有机会夺回(星空)!”
  “偷走了?”
  “别急,那个盗贼偷走的(星空)和你今天晚上要盗取的(星空)都是假的。”
  “假的?”像一只会说话的鹦鹉一样,岚月因连连受到惊吓而频频跟着回话。
  “真正的仿真品在大英博物馆的保险箱里!”
  “太好了!”
  “如果你希望(星空)重新回到你的手上的话,就陪我们……”
  “干吗?”
  “喏,这里不宜久留,这份信函你拿回去看,这就是明天需要你配合我们的任务。”南宫烈递了一封信给岚月,就转身催促自家死党,“好啦,别吃了,回酒店啦!”
  “可是……我们把人家的会议厅弄得好脏哦。”曲希瑞无辜地看着六人制造的满地垃圾,有些于心不忍。
  “明天清洁工会来打扫的,担心什么呀!”雷君凡给了他一个“少鸡婆”的眼神。
  岚月看着满屋子的垃圾,简直不敢相信他们到底是来出任务呢,还是开茶话会。正在发呆之际,有人唤住她:“明天见喽!”
  “拜拜!”
  ☆☆☆四月天独家制作☆☆☆wwwnet☆☆☆请支持四月天☆☆☆
  六人回到酒店后,展令扬被带回房间严刑拷问。
  “展令扬,你说,为什么要欺骗我们?”首先发难的是向以农。
  “人家那有欺骗你们啊?”扁着嘴,一副“好无辜,好无辜”的可怜相。
  “还说没有,你早就知道岚月是个女的,早就知道赫斯兰的陰谋诡计,这一切你都没有坦白!”雷君凡猛然怞走才刚刚递给他的可乐,毫不犹豫地丢进垃圾桶。
  “啊!人家的可……乐!”不发一语地低着头,十指绞在一起,让任何人都看不见他的情绪波动。
  “喂,你是不是太严厉了!”曲希瑞用手肘推了推雷君凡。
  “我……”他有吗?只是……好吧,他承认语气上比往常凶了一点点。
  “令扬——”轻柔的嗓音流泻在四周,南宫烈温柔地唤他。
  不理会!
  “令扬,我肚子饿了,我们去吃意大利餐好不好?”由于看不见展令扬的脸部表情,安凯臣只好推了推他的肩膀……
  没听见!
  “怎么办?”
  正当大家无计可施的时候——
  “啊,人家想到了耶!”
  “什么?”
  “如果当时人家把事情告诉你们的话,就不好玩了耶!”
  “为什么?”
  “如果一开始就知道那个赫斯兰老兄就是坏蛋的话,我们就不可能来这里旅行了嘛,如果不来这里旅行的话,就不知道赫斯兰老兄是个怎样的坏蛋,何况,不让你们知道自然能够演得逼真一些嘛,人家觉得这样才刺激、才有趣,况且我们现在也找到了(星空)的主人,难道是人家错了吗?”展令扬一口气说完突然想到的话,然后笑嘻嘻地拿起另外一瓶可乐打开。
  “刚才你不是在……自责?”向以农小心翼翼地问。
  “自责?哪有?”矢口否认。
  “有啊,我们和你说话,你都不理会!”雷君凡连忙递上上好的红茶。
  “那是人家正在想要怎么跟你们说,你们才会接受人家不是故意要欺骗你们的话嘛!”露出牲畜无害的笑容看着各位。
  “好啊,反而害我们穷紧张了好半天!”安凯臣一副“你存心耍我们是不是?”地瞪视着展令扬。
  “哪有?”
  “还说没有!”
  “没有就是没有,是你们自己老是误解人家的意思,智商一个比一个低,这能够怪罪可爱的人家吗?”开始撒起娇的展令扬竟然无赖地干脆坐到地上。
  “你……哎!”真是拿这小子没办法。
  “哼,人家要去睡觉了,和你们这群无赖尽说一堆没营养的废话,晚安!”
  砰——
  震破耳膜的甩门声将其他五人的神志拉了回来。
  “哎,说到底,这小子竟然一点愧疚的样子都没有耶!”
  “算了吧,不然的话,就不是最佳损友了耶!”
  “嗯!”大伙都露出了真心的笑颜。
  ☆☆☆四月天独家制作☆☆☆wwwnet☆☆☆请支持四月天☆☆☆
  翌日,大英博物馆的展示厅来了许多专家和旅游观光者,专程来观看(星空)的交接仪。早上十点整,艺术品收藏家赫斯兰与博物馆馆长齐齐站在展示台上。
  展示台上,主持交接仪式的主持人忽然遗憾地对着众人说:“各位,很遗憾地告诉大家,今天早上,艺术品鉴赏家突然发现一幅名为(星空)的画作竟然被人掉包了,所以,现在陈列在博物馆的画作是伪造的。
  “啊?那怎么办?”馆长突然面露难色地皱着眉头。
  “哎呀,那……那该怎么办啊?”赫斯兰一副“我的画啊”的虚假模样,其实心里盘算的是“我的高额赔偿金”。
  “因此,交接仪式无法如期进行,不过三分钟前,有人交给我一碟光盘,现在让我们看一看里面的内容。”主持人将光盘放人驱动器里。突然出现了一幅画面——
  一个黑衣人成功窃取了(星空),之后画面跳转到轮敦东区的码头。
  “货呢?”
  “这里!”
  “钱我已经汇到你的户头.你现在可以走了。”
  当看到这里的时候,赫斯兰的脸上刷地变成了灰白色,什么时候被偷拍下来的?怎么他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有人做了手脚?
  这是银幕转至第三幅画面——
  “赫斯兰,画原本就是我的,我只是来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而已,你凭什么霸占!”
  “可是好像大家都认为画是属于我这个收藏家的哦!你一个不经世事的小女孩,有谁会相信你的话呢?”
  “哼,收藏家,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你也不过是一个沽名钓誉的奸商而已,雇佣一些为你卖命的狗腿,专门盗取别人的作品,要不是你使诈,我的(星空)也不会被你骗走。”
  “你那么幼稚,别人随便说说,你就相信,还想跟我斗?”
  主持人刚切断银幕,就听见赫斯兰的怪叫声:“啊——我根本没有和这个臭丫头见过面,那……那不是我……”
  “赫斯兰先生,我们是国际刑警,有人到警局揭发你,现在希望你跟我们回警局接受调查。”
  “你们干什么?我都说了那不是我,你们有什么证据吗?”
  “有人到警察局把你雇佣他盗取(星空)的事实全都交待了,并且与刚才大银幕上的事实吻合,所以希望你配合我们。”那位刑警老兄说完便对手下酷酷地下达命令:“带走!”
  “是!”
  展示厅的人群中,站立着六个鹤立鸡群的少年,六人脸上都洋溢着青春的气息,看完热闹后,六人相偕走出大英博物馆。
  六人漫步在大街上,忽然展令扬的行动电话响了起来——
  “哈喽,那位找可爱的人家!”
  “令扬,是我,”
  “啊,不必谢人家,相信你已经收到你要的东西了,那是小农农的功劳哦。”
  “嗯,我现在到机场了,你们那边怎么样了?”那晚她回到旅店之后,服务员竟然给了她一个包裹,她打开一看,竟然是(星空)和一张机票,还有一张纸条和一个联系电话,让她感动极了,可是纸条上却摆明了让她不必前去博物馆的字样,所以她只有在临走前给他们电话以示感谢。
  “坏人落入法网喽!”
  “嗯,谢谢你们!”
  “那旅途愉快喽!”
  “拜拜!”
  “拜拜!”
  挂断电话后,展令扬追赶上已经走到前头的五人。
  十点过后,六人漫步在大雾开始渐渐散开的轮敦街头,公路两边是枝叶茂盛的高大树木,一片片绿荫带将轮敦的路面点缀得随时让人感觉到新鲜与朝气。
  六人俊逸的脸庞上尽是胜利的笑容,六人心中都有同一个誓言——
  让青春烈火燃烧永恒。
  让生命闪电划过天边;
  向浩瀚星空许下诺言,
  让年轻的心永不改变!
  用所有热情换回时间,
  让年轻的梦没有终点!
  ——节录自己故歌手张雨生之同名歌曲《烈火青春》